kernel

为“狈”大大所写长评(人生第一次写长评哦)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我第一次为一位大大写一片长评哦(*╹▽╹*)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说是长评,但其实很短啦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叨叨一番吧。这周五,我打开lofter首页,它向我推荐了您的画。最新的一章。是现代pa,公交车,星星弯腰:“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您的画风很干净,让人感到很舒服,配色很好看,没有刻意的去勾线也是干脆利落,轮廓分明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我打开了它。秉着颜控和小孩控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悄悄说,最开始我还以为是女孩子来着呢(#^.^#)

        我看了看您的标签,神造尺标,于是心想:这是新的动漫或者游戏吗,于是就打算深入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我很惊讶,他们都是您自己的孩子。这个世界源于是您丰富的想象力和果断的行动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从第一幅图开始翻起,不得不说您真有耐心啊,赞美!甚至还做了动画,画面流畅地让我惊叹,大佬就是大佬,大大超厉害哦!(咸鱼鼓掌)

        《神造标尺》的世界观让我很惊讶,也给了我很多思路。由于一些个人的原因(是小秘密不能多讲哦),我的脑洞比较清奇,甚至构造过二十四个世界(然后连一个都不写,小声哔哔),也喜欢和别人提及我的孩子,却从来不说大总关(主线)详细——主要因为我懒啦,还有就是解释不清会牵扯到我的一些状态,很麻烦啦。最喜欢的故事不被人详听,不被人详解我也很头疼啦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看见大大的第一章就瞬间联想到了许多的故事剧情。我的心情是无比的惊喜╰(*°▽°*)╯。

       您的故事如同树叶,脉络相连,输送着不同的事件向不同的“世界”,不同的“时间”,不同的“空间”。叶根连接着短枝,一步步走向树干,通往主干。

       我觉得,您的世界,很高能啊!赞!( ̄︶ ̄)

       所言一沙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。

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大大您的“树”,造得真的很好,不同角度来解读,都能有各个角度不同的味道,却也能联系到一起。(大脑洞人的满足)

       可能有点不要脸,但我还是要小声的,悄兮兮地说:当我看完您的画后,我感觉——我可能能和您聊得很开——我喜欢您的世界观——我可能会和您对这“树”有相同的喜爱与赞美——于这个世界,兴许,大概,会有相同的“脉络”和您的“短枝”相连——您可能就是我一直想要的一位随缘才可得的同好,相近的朋友——大大,我想了解您,我能和您交朋友吗?

        大大会不会觉得我很不要脸啊。 但是:我看到您的世界的欣喜,犹如在新的班级,无意间所接触的一位连性情,所好,所喜,所想都无比合缘的新同学一样——欣喜至极。 ⁄(⁄ ⁄-⁄⁄-⁄ ⁄)⁄对不起哦,因为自身的原因,我真的不太会和人交往啦。这样冒昧地和您套近乎说些大言不惭的话好像真得不太要脸呢。

       但不试试怎么知道呢。(* ̄︶ ̄)兴许,您的缘分的另一端,连接着的人或许真的是我呢。不试试怎么知道呢?或许您可能会对这篇长评的作者不满,但或许可以试着和互相交流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星星所言一句“嗨”,作为这个世界,这片叶的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若不发声,您无法寻找我。数学里的射线,便就是从一端至另一端。于是从我开始,我从这里出发,去寻找另一个点,完成一段线段。我将我尚且短暂的人生的第一篇长评先给你,用于去结交您。(毕竟不知道过了这个村还有没有这个店啦。)

        大大,在这个平台上,小透明打字:“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总之,感谢lofter,在这周五,为我推荐了您的新画的一幅插图,为我推荐了您的一幅画,为我推荐了您。

       希望您能给予一句答复,或“yes”或“no”。然而,这都不会妨碍我对您的世界,您的画,您的故事的期待和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之感谢老福特让你我相遇ヾ(@^▽^@)ノ祝大大的画越画越好,将来会越来越多的人了解这个故事!

        (小小声:我是个学生,可能不能尽快答复您啦,望原谅orz)

@狈 

[弹丸][神苗][日狛]While v 3th

大家早上好呀~!
今天要好好加油哦!
-------(本章希望教主狛枝凪斗,还是专场哦)
[不幸和幸运是共存的]

世上没有绝对的幸运,当然。也没有绝对的不幸。

一切的幸运背后,必有不幸的遭遇。一切的不幸的背后,必有一把叫“幸运”的钥匙落下来。

“听起来有点扯。”

--嗯哼…是吗。
可惜他就好像就是为证明这样的存在呢。

虽然说他根本不是什么偶像明星伟人,没有多大的存在感,但就像每棵树上都会有那么一片半黄不绿(不幸与幸运)的叶子的存在一样,至少是不可否认的吧?

狛枝他就是这样的存在。

命运就好比是一张嘴,人们期待着它吟唱着福音,又害怕它吐露恶毒的咒语。

狛枝便就好比一堆9中的一个6。完全的逆反的存在。
他无比虔诚地期待着它吟唱出最恶毒的诅咒,为它轻轻吐露出洁净的福音伏笔。

许多东西是那么的不可思议,譬如说他便是“幸运与否”的完美承载/融合/控制体。
或者说是个证明?

……
无所谓了。
已经无所谓了。

绝望~是希望的垫脚石啊!

狛枝双目略微混沌。

命运让自己活下来,不就是为了让自己作为一个“矛盾”的存在来见证/等待自己这个没用的“矛盾”四分五裂的耀眼夺目的希望吗!(consider:由于事故孤身一人,与隔壁好人结缘。见证了隔壁的小天使的成长)

后来一天隔壁的小天使搬了家。

现在还能想到他给自己写信时一脸不舍歉意的样子呢。那可是一个充满了希望的善良的孩子呢!就算自己是街边的一条没人要的猫他也会出现那怜悯的情态吧?
是吧?
他一定会是希望的对吧?将来一定会成为更棒的希望的,对吧对吧!

嘛…
--所以,变成了一个人也是无所谓的。
啊,毕竟都是需要代价的嘛。

总之,自己暂时没办法作这个(希望的)见证人了呢。

……那该怎么办呢。自己这样就没有价值了呢。
就付出“幸运”代价,告诉我应该去哪儿见证那“希望”吧。
什么代价都好。告诉我活着的意义吧…

付出了些不幸的(若是常人会绝望的)代价,却是给自己带来了至上的幸运。(虽然可能不会持续太久)
但他真的很感谢上天。再给一个与希望近距离接触的机会。(尽管他还是比较怀念小天使[一直期待的希望])

“能身为希望的大家一起上学,真是太幸运了啊!”

在开学时,为了和希望们更好相处,狛枝无比幸运的获得了“偶然”(获得了大家资料),又都(充满希望的)把每个人的资料看了一遍又一遍,背熟。翻篇。
几篇后忽然停下翻看的动作。

茶桌上摆着数张(自行脑补居家服哦w)狛枝将手中那份资料来回翻转。
除了名字外,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超高校级???>

“…--我可真是幸运啊…”
这一定,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吧!(目光如炬)
狛枝用指腹摩挲着这三个意味不明的“?”

[Hinata lzuru]
……
[…嗯?]

“…Hinata lzuru……Hinata Hajime?”

将另一份自己就没有好好看的资料拿起来。
“……”
“…明明就只是个普通人而已”
将手中的两份资料放下,靠着沙发背,盯着天花板。
--沉默。
良久,轻笑了声。带着不屑与•。

潜力股。不爆发的话,一辈子注定是个潜力股哦。
----------

老师雪染千纱意外的是个很好的老师。
“连我这种垃圾都能很好的融入这个班级了,不愧是希望啊!”
“噫~这家伙又开始恶心了~”
“真不愧是狛枝同学…”
“那个…”
“猪女就闭嘴啦!”
“哇~!对不起对不起…”
“…就别太欺负她啦…”

啊…今天又能和充满希望的大家站一起,真是莫大的幸运啊!

“呃…总之,大家请先安静下来好吗?狛枝就请你先离开下窗子好了。”(from:代替自家某个头疼弟弟管理班级,天天头大的哥哥)

…当然,这个潜力股除外。

“哦,只不过是个潜力股而已,还想管理好这个班吗?”
“这是为你的安全着想啊喂!”
…砸来的只不过是我想要的东西而已。(上次刚好想要一个物具开核桃)
“哼…不过是个潜--”

“Pong--”

空气像是被凝治了下。
“啊--啊啊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”
“狛枝同学!”
“喂?!你这家伙--”
[--大家不用管我这种人啦…]
嗯…好像没力气说清了。
他这次没想吃核桃啊…
啊…脑仁好疼。

---------

……一睁眼就看见潜力股的感觉真糟糕……
“…所以说,狛枝你能不能注意一下周围的危险啊…”
“哦?所以说你一个潜力股懂得还挺多哦?不愧是希望啊?”
“…随你说吧…”
“哈?”狛枝不屑地轻笑。
--……
“…”
“…所以像我这种…”
“那样说是不对的!”狛枝第一次看见眼前的这个人这么大声和说话。啊,算是嚷了吧…
“--”
手忽然就被握住了。下意识的一抖,想要挣脱却反被对方有意无意的按住。(意外的力气比自己还大)
“…--…所以--”
掌心传来了几分热度。
“…你好烦…”
“呃…•---”
……
“果然…”
“诶?”
你果然也是•啊…
“?!我这去喊罪木过来狛枝你先别想太多!躺下,好好休息!”
………

-----------

“嘛…所以说今天能结束了吗,我待会儿可能要去会医务室哦…”狛枝笑得一脸人畜无害。
“…求之不得!”日向创咬牙切齿。
“诶?狛枝同学又不舒服了吗…啊啊啊!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!”
“…狛枝你这家伙最近往医务室里跑的次数有点多哦…”

“诶?不是从78期学弟学妹们进来后就保持这样了吗?”

“哈哈哈…唯吹不光耳朵好,眼睛也是…”
抱歉来不及说完赞美了…
头又好疼。

“!”“狛枝!!!”
……
神座冷眼旁观。
看着自己哥哥一脸震惊,(os:我x我是不是激发出了什么用来对付话唠的不得了的技能)上前把某个整日都要重复几十遍自己要做“希望的垫脚石”的理想的白毛扶起,飞速预算好后下达命令,再后出门。刚想闭眼小憩就听见一声“出流!你来!”

……

…无聊。
神座不紧不慢地跟上。

[弹丸][神苗][日狛日]Whlie v secod

谢谢大家!我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,来看这篇文章!感谢大家!感谢喜欢这篇文章的人!我一定会努力写的更好的!www~
(PS因为在上学所以更新速度会很慢抱歉…)
------(有写成了专场咳咳)
在神座眼里,是根本不存在让他去关注的事情。
单单只是因为--
[无聊]
这是他至今一成不变的看法。
从睁开眼睛开始,他身边就一直更新着各式各样的人。各式各样的机器。各式各样的检测仪。
他们创造了各式各样的东西,带来给自己,美名说是给自己增加点乐趣。
然而根本毫无意义。
阅一遍就能得到答案的题,只用动动手就能解开的局…这些对他而言这根本是无用功。
一成不变的无聊。
保持往日以来,因为根本没有人跟他说话而造成了沉默。就算面前不知道是第几个的机器人被给报废,他也能够凭借着所谓的“幸运”的才能毫发无损。
穿白褂的科研人员群越来越多,大家看他的眼神他越发懒得去追究。年复一年--
非常无聊。
无聊的让他体会了番浅薄的绝望。(新才能get)
关于解决这个问题,他也曾想过去找个解决的方法。
再怎么困难的问题依旧能有着正确的答案。
再怎么智能的机器也会报废。
再怎么强大的(机器)人也有弱点。
他永远都知道正确的答案。知道一切的已知。知道面前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弱点。
…无聊。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真是糟糕透了。在某个方面上来说。
在12岁的时候,他终于见着了那个别差点一辈子都活在别人(神座身边的研究人员)回忆里的哥哥。
日向创。这个除了和他长得像之外,在其他方面两人之间简直是让人不忍直视的差距的哥哥。
…或许也不是这么无聊?
虽说那个便宜的哥哥好像没有任何才能的样子,但是在有些时候发出的光确实耀眼夺目。
然后,他们一起进入了一个普通的初中。
这其实也只是算是给他们的未来做个伏笔,他们反正都是希望之峰的人。
无聊。谢谢大家!我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,来看这篇文章!感谢大家!感谢喜欢这篇文章的人!我一定会努力写的更好的!www~
------
在神座眼里,是根本不存在让他去关注的事情。
单单只是因为--
[无聊]
这是他至今一成不变的看法。
从睁开眼睛开始,他身边就一直更新着各式各样的人。各式各样的机器。各式各样的检测仪。
他们创造了各式各样的东西,带来给自己,美名说是给自己增加点乐趣。
然而根本毫无意义。
阅一遍就能得到答案的题,只用动动手就能解开的局…这些对他而言这根本是无用功。
一成不变的无聊。
保持往日以来,因为根本没有人跟他说话而造成了沉默。就算面前不知道是第几个的机器人被给报废,他也能够凭借着所谓的“幸运”的才能毫发无损。
穿白褂的科研人员群越来越多,大家看他的眼神他越发懒得去追究。年复一年--
非常无聊。
无聊的让他体会了番浅薄的绝望。(新才能get)
关于解决这个问题,他也曾想过去找个解决的方法。
再怎么困难的问题依旧能有着正确的答案。
再怎么智能的机器也会报废。
再怎么强大的(机器)人也有弱点。
他永远都知道正确的答案。知道一切的已知。知道面前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弱点。
…无聊。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真是糟糕透了。在某个方面上来说。
在12岁的时候,他终于见着了那个别差点一辈子都活在别人(神座身边的研究人员)回忆里的哥哥。
日向创。这个除了和他长得像之外,在其他方面两人之间简直是让人不忍直视的差距的哥哥。
…或许也不是这么无聊?
虽说那个便宜的哥哥好像没有任何才能的样子,但是在有些时候发出的光确实耀眼夺目。
在他眼里,那些人所期盼的未来,都是给写在了脸上的。(分析能力)
…期盼是什么呢。
为了弄清这个问题,他决定去询问请教下他的便宜哥哥。(高层人员将“情感”俩个字设为敏感词,一直都没有人跟他认真过这个话题)可是根据他和哥哥之间在的来往这样冒昧提出好像不太好。
--吃人嘴短,拿人手短。先增进一下之间的感情的吧。
本来以为这个过程会比较漫长。相反,这个哥哥却中了预算中“对自己毫无敌意”这一项只有29%的概率。(幸运)
本来以为可能会不太好相处,可再次相反,两人很合得来。对绝大部分的事情保持常态。(一个冷漠一个看淡)对新事物保持谨慎对待。然后,都喜欢吃草饼。最重要的,讨厌樱饼。
嗯…总之,两人之间的关系慢慢从“新手礼包附带品”变成“生理上和名义上的兄弟”了?
虽然这个哥哥有悄悄一点点的烦(看很严)。譬如明明只要一眼就能“看”出(浅层动脑,预算突发事件概率在5%一下,加以分析一分钟内完美解决概率在87%以上)毫无风险可言的小店(比如卖草饼的点心铺),自己一旦在里面多呆三五分钟左右(就是要吃新鲜出炉的),日向就会冲进来,然后和点心铺老板道歉。以前跟自己出来的研究人员虽然也会这样做,但慢慢的习以为常了(而且自己买草饼的事件只发生过5次)不像他一样屡次不改。
可惜神座觉得这不讨厌。这可能是对“高兴”而所产生的情愫。
所以,自己和日向走的近只是为了研究这所谓的情愫。[悄悄话:这是口是心非?](除了部分和日向一起经历的实例,大脑多半根本没有任何波动)
投我以李,报之以李。谁对自己好,自己就也要对谁好(经a whlie time所探索出来的相处方式)--这是对的吧?
…是的。(是非皆占50%概率)
--某日
…所以说日向是个笨蛋。(没有正确踩住“老师”底线)
轻松接下老师飞过来的书本,顺手将里面折起来的几页顺好,整整齐齐的放在空无一物,两人共用的桌面上。意料之中,“老师”非常生气。
当然自己是故意的。不然怎么好用一用最近所“学”来的“言弹”?
研究人员的到来,也是在意料之中的。
小白屋一人反省一周,学校独自一人一周。
…还不太想回去…
(甩锅)
…这次“言弹”好像也没有完美掌握好哦…
------for a whlie time
“你那是不对的!”(论破)
日向日常论破(1/1)
“那样说是不对的哦。”(论破)
狛枝日常论破(1/1)
日向狛枝日常互怼(1/1)
日常作报告(1/1)
……
无聊。
神座杵腮。

[弹丸][神苗|狛日狛]While v first

上课时候,突发奇想,唰唰唰在笔记本上记了个设定…想来篇冷门与热门cp故事…
有神日兄弟梗。
架空梗。
奇奇怪怪梗。
角色形象可能不太还原…
这里新人,第一次写文…可能会很渣…
能接受看了的话--非常感谢!owo
______________(算是日向专场…)
日向创是个普通人,然后,有一个不普通人的弟弟。
由于种种他也说不清的原因,他从小和这个弟弟几乎从未见上一面。也就只是从来来往往的白衣人群中模模糊糊有一个印象,又经过了身边无时无刻都在记录的教导的一个小小的“提醒”才确认了自己的确有个弟弟的存在。
一直到两人到了初中。在一番会议后,他才见到了这个比自己将近晚六年从“白色的世界”里面出来的弟弟。
那是他才从身边不知换了几拨的教导口里拔出这个长发及腿,性格极差的弟弟名叫神座出流。

两人长得很像。但是两人在才能还是性格方,完全不一样。
日向才能成迷,神座万能更迷。
因此都算是重点看护对象,只是神座的重点两个字后有个大大的S+。
弟弟无疑是受人追捧的偶像。自己无疑算个小透明。直到一天神座替自己上课睡觉打掩护和台上的老师唇枪舌剑,不出意料的胜利后,冷着一张脸无比“傲慢”的丢一句对于自己已经熟悉无比的“区区xx”类的话成功彻底变成神话。
日向睡醒后面对从各个方面瞬间向他甩来的大黑锅选择死机。对着帮擦屁股处理后事,对他丢眼刀子的几位高层/科研部门的教导一脸懵逼。
一直到被以反省的名义关回小白屋,傻愣愣地在墙角画圈圈画了半天才摸着些头脑。
拼凑拼凑得到真相。那一刻,他很方。
日向从小白屋出来后,借着数位教导“告诉弟弟忍耐和低调”的话题来劝说这一个在某些方面的确让人非常头疼大的万年老面瘫“何弃疗”。奈何弟弟从头到尾连个眉头都没皱一下,恍若回答“不听不听王八念经”的模样让他回去交任务时差点没忍住和教导员来几发言弹。
哦,“在论辩方面或者发表意见,无论什么情况下都有着说服力”,这个可能算是他的才能吧。但是这仔细研究下来却又并非完全是语言方面的才能。来来往往的人和教导们至今也还暂时没有给摸清楚。
于是乎他现在只能以“超高校级潜力股”这种模糊的概念和神座同班。
这个称号无疑被吐槽。他至今记得几位教导去和校方商谈“名称”后帮自己带回这本写着“超高校级潜力股”的学生手册时,身边刚好陪同的教导与神座看自己那一瞬间微妙的表情。
想必自己当时的表情也是丰富多彩。
这就是你们商议的结果?excuse me?
当然,自己往后也没少被同学揶揄。比如那个天天发病的白毛。
白毛叫做狛枝凪斗,“超高校级幸运”。在某个程度上来说,他们可能是来应和互相的不科学的“才能”的存在…
可为什么他都天天要怼自己啊!“不过区区潜力股”--你这还是请神座上身来怼自己啊?!
直到一朝,自己脑子一热给了他一发“论破”…77期学生们有幸天天见到最初对日向一副嘲讽状态的狛枝态度180度大转变,眼睛亮晶晶的和日向互怼…好像还是很愉悦的样子?
老师雪染千纱对此曾报道过,而某些没底线的高层/教导们反而很高兴--
那就借此试着培养日向“超高校级辩论家”的才能吧!
于是雪染老师对此大张锣鼓,进一步发展成了传统班级活动。
次次都当“法官”的神座坐高高看着快进化为黑人问号脸的日向保持冷漠,安安静静做好笔录带回研究所交给自己的一些“前辈”们去研究。(委实没有敢让神座叫老师的,谁都不想被怼)
啧,无聊。
神座杵腮。